財稅咨訊???
    聯系我們

    高法、高檢、公安部渉稅批復、答復匯總

    2018/8/20 10:19:35??????點擊:

    一、批復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涉嫌犯罪單位被撤銷、注銷、吊銷營業執照或者宣告破產的應如何進行追訴問題的批復

    高檢發釋字〔2002〕4號

    (2002年7月4日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九屆檢察委員會第111次會議通過,自2002年7月15日起施行)

    四川省人民檢察院:

    你院《關于對已注銷的單位原犯罪行為是否應當追訴的請示》(川檢發研〔2001〕25號)收悉。經研究,杭州公司注冊批復如下:

    涉嫌犯罪的單位被撤銷、注銷、吊銷營業執照或者宣告破產的,應當根據刑法關于單位犯罪的相關規定,對實施犯罪行為的該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追究刑事責任,對該單位不再追訴。

    此復。

    二、復函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認定以“掛靠”有關公司名義實施經營活動并讓有關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的性質》征求意見的復函

    法研[2015]58號

    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

    貴局《關于如何認定以“掛靠”有關公司名義實施經營活動并讓有關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的性質的函》(公經財稅[2015]40號)收悉,經研究,現提出如下意見:

    一、掛靠方以掛靠形式向受票方實際銷售貨物,被掛靠方向受票方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不屬于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主要考慮:

    (1)由掛靠方適用被掛靠方的經營資格進行經營活動,并向掛靠方支付掛靠費的經營方式在實踐中客觀存在,且帶有一定普遍性。相關法律并未明確禁止以掛靠形式從事經營活動。

    (2)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是行政犯,對相關入罪要件的判斷,應當依據、參照相關行政法規、部門規章等,而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納稅人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關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4年第39號),掛靠方以掛靠形式向受票方實際銷售貨物,被掛靠方向受票方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不屬于虛開。

    二、行為人利用他人的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以他人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即便行為人與該他人之間不存在掛靠關系,但如行為人進行了實際的經營活動,主觀上并無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也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五條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符合逃稅罪等其他犯罪構成條件的,可以其他犯罪論處。

    主要考慮:

    (1)虛開增值稅發票罪的危害實質在于通過虛開行為騙取抵扣稅款,對于有實際交易存在的代開行為,如行為人主觀上并無騙取的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系嚴重犯罪,如將該罪理解為行為犯,只要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侵犯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秩序的,即構成犯罪并要判處重刑,也不符合罪刑責相適應原則。

    (2)1996年10月17日《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雖然未被廢止,但該解釋制定于1997年刑法施行前,根據我院《關于認真學習宣傳貫徹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通知》(法發[1997]3號)第五條“修訂的刑法實施后,對已明令廢止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和補充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原作出的有關司法解釋不再適用,但是如果修訂的刑法有關條文實質內容沒有變化的,人民法院在刑事審判工作中,在沒有新的司法解釋前,可參照執行。其他對于與修訂的刑法規定相抵觸的司法解釋,不再適用”的規定,應當根據現行刑法第二百零五條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規定,合理選擇該解釋中可以繼續參照適用的條文。其中,該解釋中關于“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也屬于虛開的規定,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規定不符,不應繼續適用;如繼續適用該解釋的上述規定,則對于掛靠代開案件也要以犯罪論處,顯然有失妥當。

    (3)《刑事審判參考》曾刊登“蘆才興虛開抵扣稅款發票案”。該案例提出,虛開可以用于抵扣稅款的發票沖減營業額偷逃稅款的行為。主觀上明知所虛開的運輸發票均不用于抵扣稅款,客觀上使用虛開發票沖減營業額的方法偷逃應納稅款,其行為不符合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的構成要件,屬于偷稅行為。2001年福建高院請示的泉州市松苑綿滌實業有限公司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被告單位不以抵扣稅款為目的,而是為了顯示公司實力以達到在與外商談判中處于有利地位的目的而虛開增值稅發票。我院答復認為該公司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以上意見供參考。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一日

    三、復函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適用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數額標準問題的電話答復

    法研〔2014〕179號

    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關于如何適用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數額標準問題的請示》(藏高法〔2014〕118號)收悉。

    經研究,電話答復如下:原則同意你院第二種意見,即為了貫徹罪刑相當原則,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量刑數額標準,可以不再參照適用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在新的司法解釋制定前,對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定罪量刑標準,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執行。

    2014年11月27日

    四、答復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違反經行政法規授權制定的規范一般納稅人資格的文件應否認定為“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問題的答復

    法研[2012]59號

    寧夏回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寧高法(2012)33號《關于經行政法規授權以通知形式下發的規范一般納稅人資格的文件是否可以作為行政法規適用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加強新辦商貿企業增值稅征收管理有關問題的緊急通知》(國稅發明電[2004]37號)和《關于加強新辦商貿企業增值稅征收管理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國稅發明電[2004]62號),是根據1993年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的規定對一般納稅人資格認定的細化,且2008年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第十三條明確規定:“小規模納稅人以外的納稅人應當向主管稅務機關申請資格認定。具體認定辦法由國務院主管部門制定?!幣虼?,違反上述兩個通知關于一般納稅人資格的認定標準及相關規定,授予不合格單位一般納稅人資格的,相應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的有關規定,應當認定為刑法第四百零五條第一款規定的“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

    此復。

    五、復函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審計署關于咨詢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問題的函》的復函

    法函[2001]66號

    國家審計署:

    你署審函[2001]75號《審計署關于咨詢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問題的函》收悉。經研究,現提出以下意見供參考:

    地方稅務機關實施“高開低征”或者“開大征小”等違規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不屬于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行為,造成國家稅款重大損失的,對有關主管部門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應當根據刑法有關瀆職罪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此復

    最高人民法院

    二○○一年十月十七日

    六、意見函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對既涉嫌非法經營又涉嫌偷稅的經濟犯罪案件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意見函

    法研[2001]24號

    公安部經偵局:

    你局公經[2000]1277號《關于對既涉嫌非法經營又涉嫌偷稅的經濟犯罪案件如何適用法律的函》收悉,經研究,提出如下意見:

    行為人在實施非法經營犯罪過程中,又涉嫌偷稅構成犯罪的,應以處罰較重的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不實行數罪。建議對《批復(稿)》作相應修改。

    七、答復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關于稅務機關工作人員通過企業以“高開低征”的方法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答復

    高檢研發(2004)6號

    江蘇省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

    你室《關于稅務機關通過企業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以“高開低征”的方法吸引稅源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的請示》(蘇檢研請字[2003]第4號)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稅務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將不具備條件的小規模納稅人虛報為一般納稅人,并讓其采用“高開低征”的方法為他人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屬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對于造成國家稅款損失,構成犯罪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此復

    八、批復

    公安部關于如何理解《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的“應納稅額”問題的批復

    公復字[1999]4號

    河北省公安廳:

    你廳《關于青縣磷肥廠涉嫌偷稅案有關問題的請示》(冀公刑〔1999〕函字240號)收悉。現就如何理解《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的“應納稅額”問題批復如下: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的“應納稅額”是指某一法定納稅期限或者稅務機關依法核定的納稅期間內應納稅額的總和。偷稅行為涉及兩個以上稅種的,只要其中一個稅種的偷稅數額、比例達到法定標準的,即構成偷稅罪,其他稅種的偷稅數額累計計算。

    九、批復

    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關于對兩種涉稅違法行為適用法律問題的批復

    公經[2003]1449號

    廣東省公安廳經偵總隊:

    你總隊廣公(經)字[2003]1188號《關于持有非法制造的發票行為如何適用法律的請示》和廣公(經)字[2003]1191號《關于使用偽造擅自制造的普通發票如何適用法律的請示》收悉。經研究并征求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意見,現批復如下:

    1、行為人沒有實施其他違法犯罪行為,僅僅持有非法制造的發票的行為,不宜按照犯罪處理。

    2、行為人使用非法制造的發票的行為,應視具體情況而定:如果行為人不知道是非法制造的發票,主觀上也沒有偷逃稅款的目的,即使客觀上使用了該發票,也不宜按照犯罪處理;如果行為人明知是非法制造的發票而使用,且偷逃稅款達到了法定數額、比例要求,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偷稅抗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的規定,應當以偷稅罪追究刑事責任。

    此復。

    十、批復

    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關于對既涉嫌非法經營又涉嫌偷稅的經濟犯罪案件如何適用法律的請示的批復

    公經[2001]253號

    遼寧省公安廳經濟犯罪偵查總隊:

    你總隊《關于對既涉嫌非法經營又涉嫌偷稅的經濟犯罪案件如何適用法律的請示》收悉,經商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現答復如下:

    行為人在實施非法經營犯罪過程中,又涉嫌偷稅構成犯罪的,應以處罰較重的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不實行數罪。

    附: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對既涉嫌非法經營又涉嫌偷稅的經濟犯罪案件如何適用法律問題的意見函法研[2001]24號

    公安部經偵局:

    你局公經[2000]1277號《關于對既涉嫌非法經營又涉嫌偷稅的經濟犯罪案件如何適用法律的函》收悉,經研究,提出如下意見:

    行為人在實施非法經營犯罪過程中,又涉嫌偷稅構成犯罪的,應以處罰較重的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不實行數罪。建議對《批復(稿)》作相應修改。

    十一、批復

    公安部關于對未依法辦理稅務登記的納稅人能否成為偷稅犯罪主體問題的批復

    公復字[2007]3號

    甘肅省公安廳:

    你廳《關于無證經營的行為能否構成偷稅主體的請示》(甘公(法)發[2007]17號)收悉。現批復如下: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管理法》第四條、第三十七條的規定,未按照規定辦理稅務登記的從事生產、經營的納稅人以及臨時從事經營的納稅人,可以構成偷稅罪的犯罪主體。其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的,公安機關應當以偷稅罪立案偵查,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2002年1月23日公安部《關于無證經營的行為人能否成為偷稅主體問題的批復》(公復字[2002]1號)不再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

    二00七年五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