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稅咨訊???
    聯系我們

    政、商、學界集體發聲,“減稅降費”這一問題已到了關鍵時刻

    2018/8/22 11:07:49??????點擊:

    近期以來企業稅負重的問題再次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從兩年前曹德旺杭州公司注冊美國建廠的新聞引發熱議到后來“死亡稅率”的提出,再到近日“蔣錫培建議”的刷屏,中國的企業家們對減稅問題的討論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宏觀層面上看,今年7月13、23日分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均提及了積極財政政策,其主要著力點也是在加大減稅降費力度以及降低實體經濟成本上,若是仔細梳理一番便會發現其實自3月28日以來,召開的15次國務院常務會議也均涉及了減稅降費問題。

    在這里島君將近期多位企業家、官員及學者對減稅問題的集體發聲進行了整理,希望稅費的負擔能得到合理的解決,希望中國的企業家們不會再“聞稅色變”。


    陳澤民  三全集團董事長 正和島島鄰

    稅制改革 刻不容緩

    用現代化、法制化理念進行稅制改革。要化繁為簡,以小搏大,打破條條框框,打破清規戒律,用自動化智能化創新手段,徹底改變當今落后的、繁瑣的、復雜的、不科學的、不合理的、彈性橡皮筋式的群眾怨聲載道的稅制現狀。

    稅制改革,不是因循守舊的修修補補,不是不痛不癢的小改小革,而是一種顛覆性的創新,要制定一種世界上我國特有的最簡單、最科學、最可行、最有效、最先進、最公平公正,最公開透明的新稅法。

    新稅法只有一種稅,即交易稅。全部任何經濟往來在整個交易過程中稅款自動轉進國庫,稅率按需依法浮動。原則是創造財富者不交稅,享受使用財富者交稅,即抬轎人不交稅,坐轎人交稅。

    比如交易稅率定為10%,賣菜農民賣10元的菜不交稅,買菜的顧客要在交易中用10元支付給賣菜的農民,1元通過支付平臺自動轉入國庫。

    一切交易過程,利用互聯網等各種支付平臺自動智能即時處理稅款入庫,賣方不交稅,買方交稅,也可以說掙錢的不交稅,花錢的交稅,按當時法定的稅率在交易中利用現代的科技手段自動納稅,決無遺漏和多交少交,公平公正。

    人人不再為交稅收稅而操心,因稅收智能自動劃轉,滴水不漏,收稅成本大大降低,國庫稅收穩定可控。杭州公司注冊人人自動智能化納稅,人人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真正體現了依法納稅,人人有責。

    稅率的高低,是量化政府執政為民最好的標志,新稅法會鼓勵更多的人和企業去創造更多有用有效的財富,多享受多使用財富的人要承擔更多相應的納稅責任,如國家收入大于支出,可降低稅率,如支出大于收入,則要提高稅率。

    管理支配財富的人也要開源節流,精打細算,因為他也是納稅人,希望稅率低點才好,杭州公司注冊倒逼政府精減機構,簡政放權,提高效率,充分體現了國家治理現代化。

    新稅法將會減輕企業負擔,鼓勵促進實體經濟快速發展,財富在企業家手里,會創造更多的財富,杭州公司注冊培植更多更好的稅源,將有利營造好的社會道德和風尚,更好發揮中華民族吃苦耐勞,艱苦創業的優良傳統,有利經濟良性可持續發展,最終使人民的生活越來越美好,國家越來越富強。

    蔣錫培  遠東控股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 正和島島鄰

    政府不下決心減稅裁員 市場就不會有信心

    在8月10日,國務院召開的“降成本減負擔專項督查座談會”上,遠東控股集團黨委書記、創始人、董事局主席蔣錫培做了發言。

    蔣錫培認為,當前經濟、金融、市場最大的問題是信心問題,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政府必須下決心降低企業的稅費負擔,大幅度精簡財政供養人員,同時避免盲目投資,避免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和教條主義帶來的難以估量的巨額投入和勞民傷財。

    具體來看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

    1.降低增值稅率。將目前的三檔增值稅16%、10%和6%改為兩檔10%和5%。小規模企業,即營收在500萬元及以下的,免征增值稅;營收在500萬-2000萬元的,減半征收增值稅;

    2.將利息納入增值稅抵扣。按照現行“營改增”政策規定,企業從銀行等金融機構獲得的貸款融資產生的利息等融資費用相關的進項稅不能抵扣,若將融資費用也納入抵扣鏈條,將切實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

    3.降低企業所得稅。目前中國企業所得稅法定稅率為25%,高新技術企業為15%。在全球減稅浪潮背景下,建議將企業所得稅法定稅率降至20%,高新技術企業降至10%;

    4.建議取消所有經濟合同印花稅。 

    5.減輕個人所得稅負。進一步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由目前3500元/月至少提升至7000元/月。降低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提高最低邊際稅率,減少稅檔;

    6.降低社保費率。建議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和公積金企業承擔比例分別降至為15%、5%和5%。

    曹德旺  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董事長 正和島島鄰

    大企業不要減,直接把小微企業免了

    今年4月11日,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在博鰲亞洲論壇“稅改:‘搶跑’經濟的競爭力”分論壇上表示:

    “美國政府降稅時,希望中國政府千萬別向他學習,因為特朗普是總統,按照美國稅制管理辦法,總統管的是所得稅,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和企業所得稅,這個只能在美國用。中國如果要減稅,我建議大企業不要減,直接把小微企業免了,因為小微企業借不到錢,各國有各國的國情。

    曹德旺表示,稅收是管理國家的工具,稅收減免稅的時候,服務于經濟,特朗普是在刺激消費稅增加,用最簡單的手段減免所得稅 。曹德旺認為,特朗普若連任的話,還是會繼續減稅。

    曹德旺強調,給大企業減免5%得稅,不如給小微企業免稅。小微企業免稅有很多好處,小微企業繳稅也需要成本,不如直接減免。

    “我認為特朗普降稅太偉大了,特朗普是企業家,他參選總統時,我說他將會成為歷史上最有作為的總統。

    因為中國人對總統這個角色了解不多,我是企業家,可能這是自己的偏見而已。稅收作為管理國家工具,是每一個主權自己特有的權力,只有它最知道是什么時候加稅,什么時候減稅,誰都不可替代。

    因此我認為,美國人做美國人的事情,中國人做中國人的事情,你管不了他,但可以管得了自己。這是我對稅收的理解?!輩艿巒?。

    宗慶后  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

    只有降低稅收才能提高員工待遇

    8月份在接受界面新聞訪談時,宗慶后談及了其對稅收壓力的看法及稅改的期待。

    問:最近幾年業界和學界關于減稅的呼聲都比較強烈,您覺得目前企業的稅收壓力如何?對于稅改,您有什么樣的期待?

    宗慶后:對于我們來說可能還好一點,規模大了,效益也還可以,但總體來說稅收壓力是挺大的。

    我們最關鍵的下一步是經濟發展需要拉動內需,提高老百姓收入。要提高老百姓的收入,就要給企業降低稅收,這樣它才能給員工提高待遇。但現在稅負壓力比較大,企業的利潤率比較低,它就沒有辦法給員工增加收入。

    中國現在說起來有3億的中產階級,但至少還有10億多人還是沒有達到。也并不是我們中國所有的東西都已經過剩了,而是有的老百姓沒有錢、消費不起。

    另外,我們社會的教育、醫療衛生等產業發展也不平衡,看病貴、教育讀書貴,房地產價格又這么高,老百姓有點錢他也不敢花。萬一生大病怎么辦?萬一有孩子需要培養怎么辦?

    有錢的話,讀名校一年都要花幾十萬元,所以國家要把這個問題解決,降低稅收,提高勞動收入。如果把這10億多人的消費如果拉動起來,我們經濟發展還會有一個高速發展階段。

    我們改革開放時候引進外資,兩免三減半,所得稅15%,你的稅收是增長了,而不是減少。現在給外資企業都可以享受稅收優惠,為什么不能給中國的企業都享受?

    降低了所得稅之后,企業可以專注用在提高員工收入上,專注用在機制改造上。杭州公司注冊大家放心地用錢,消費就拉起來了。只要拉動了內需,你管他打貿易戰不打,我都不用出口了,自己內部消費就可以了。

    而且,經濟學最基本道理是分工不同,相互交換。原始社會是這樣,我打獵,你種田,我用牛肉來換你的大米。現在盡管是發達的社會了,分配的方式多種多樣,但最基本的道理還是一樣的,分工不同,相互交換而已。

    把這個原則想通以后,實際上我們國家稅收是不會減少的。稅基擴大了,稅收怎么會減少呢?

    劉世錦  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

    應將減稅與稅改結合推進

    劉世錦認為,中國的企業稅率在國際上看并不算很高,但各種收費的負擔相當重,這樣算下來,稅費綜合水平就比較高了。

    美國特朗普減稅后,國內減稅的呼聲也比較高。但在現有稅制且財政收支壓力大的情況下,實際上能夠減的空間并不大。

    我國稅制改革的方向,應以間接稅為主逐步轉向直接稅為主。減稅要與稅改結合起來,才能有效推進。

    應當把房地產稅、環境稅等征起來,消費稅作為地方稅的一部分,相應降低企業生產環節的稅費。部分國有資本用于充實社?;?,相應降低企業上繳“五險一金”等的負擔。

    徐忠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

    沒有赤字增加的積極財政政策 就是耍流氓

    7月13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在“華爾街見聞”撰文稱,多個現象表明,杭州公司注冊積極的財政政策不是真積極,財政是國家治理體系的基礎和支柱,思考財政問題,一定要站在國家的高度而不能是部門的立場。

    文章提到,近年來,財政政策做了很多事情,財政部的同志經常加班加點,但“近期市場上對財政政策的詬病也比較多”。

    徐忠還指出,“中國的財政透明度很不夠,信息披露大而化之,缺少公眾監督,不要說人大代表看不懂財政報表,我也看不懂。沒有有效的信息披露,事實上監督制衡無法實現”。

    由此,在當前形勢下,財政政策要真正發揮逆周期宏觀調控職能,他認為應當做好:

    一是對小微企業、創新企業的減稅政策要落到實處。

    二是在控制新增地方政府性債務規模的同時,中央財政的赤字率要高于去年而不是低于去年。

    三是金融去杠桿面臨資本不足的約束,必須以財政資金充實國有金融機構的資本金,并完善公司治理,才能保證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不被削弱。

    治本之策,是加速推進中央與地方財政關系的改革,這對解決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房地產泡沫問題至關重要。

    徐忠表示,財政赤字并不是越少越好,更不是收入增長越多越好。為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金融部門正在去杠桿,貨幣政策實際上是穩健中性的。

    在這種背景下,財政政策應該是積極的,然而現在看到的情況是企業和居民缺少實實在在的獲得感,有的企業稅負不降反增,財政收入卻以較高的速度增長(注:2018 年 1 - 5 月稅收收入增速達到令人咋舌的 15.8% ),今年預算安排的赤字率是 2.6% ,與去年 3% 的水平相比是緊縮的。

    用我一位同事的話講,沒有赤字增加的積極財政政策就是耍流氓。

    劉俏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

    建議大幅度削減企業增值稅

    8月14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1到7月份部分宏觀經濟數據。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在解讀今年1到7月宏觀經濟數據時表示,1-7月經濟數據顯示實體經濟下行壓力很大并對當前的經濟問題提出了6點建議,其中就談及了關于減稅減費的問題。

    劉俏表示,6-7月份信貸雖寬,但信用仍緊,說明貨幣政策的空間極其有限。財政政策相較而言有更大空間。減費減稅能夠增加消費意愿和投資意愿,提升企業盈利表現(投資資本收益率),提升消費者和企業信心。

    1-7月份,個人所得稅占整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例只有8%不到。大幅簡化并降低所得稅率,對財政收入的影響其實有限,但這對提升信心會有顯著作用。

    企業稅收方面,建議大幅削減企業增值稅,真正減低企業稅負,提升企業效益,促進創業創新,全面改善經濟微觀基礎。經濟生活的微觀單位有活力,是穩增長和就業的關鍵。

    結語

    無論何時、無論政策怎么變,我們都要清楚民營企業家是未來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民營企業占整個稅收貢獻的2/3以上,占就業的80%以上,占新增就業的90%以上。

    隨著新稅改的穩步推進,希望在此次制度的紅利下,營商環境能得到不斷的優化,企業的負??梢災鴆降募跚?,讓我們的民營企業真正感受到減稅降費的春風。

    也希望蔣錫培心中那張 “能夠將資源配置給最好的企業,再也不分央企、國企、民企和外企。在民營企業有困難的時候,國家能幫一把,讓一些強大的民營企業不至于因為一點短期困難就徹底死亡”的藍圖能夠早日實現。

    11选五你有稳赚的投注技巧吗 重庆时时彩龙虎手机版 pk10抓7码方法两期 pk10冠亚和单双对刷 吉林时时技巧 完整比分比分直播 重庆肘时彩官网 pt电子游戏注册子 2019免费注册送30元体验金 mg4377官网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软件 重庆龙虎官方开奖 pk10计划手机版下载 北京pk拾永久免费计划 pk10计划软件靠谱吗 北京pk10七码全年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