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評估???
    聯系我們

    九十周歲的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無奈步入了命懸監管的境地

    2017/6/1 14:13:37??????點擊:
    表面上看,九十周歲的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把上市公司審計業務做的風風火火,公開信息顯示,共有21家會計師事務所為2017年1-4月完成IPO的171公司提供了審計服務。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43單的高業務量穩坐榜首位置。這并不包括重大資產重組、年報、發債等審計。

    根據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公布的最新消息,截至4月30日,40家具有證券期貨業務資格的會計師事務所共為3136家上市公司出具了財務報表審計報告,其中,滬市主板1225家,深市主板476家,中小企業板833家,創業板602家。從服務上市公司數量來看,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位居榜首,2016年度立信的上市公司客戶數量最多達到504家,瑞華會計師事務所位列第二,出具了367家公司的財務報表審計報告、天健會計師事務所排名第三。

    根據中注協發布的會計師事務所排行榜,立信會計事務所2016年度收入約為35億元,僅次于普華永道和瑞華,排名第三,高于號稱全稱四大的德勤的33億、安永的29億、畢馬威的25億。同樣根據權威信息,截至2016年度,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注冊會計師人數為1939人,在國內僅低于著名的瑞華所,排名第二。

    做大做強是好多年以來國家對會計師事務所的政策導向,為此,政府積極引導立信、瑞華、天健等事務所快速合并做大,意圖學習復制國際四大會計師事務所成長歷程,做大做強,然后,做大容易、做強難。面對當下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的深層次改革轉型,作為維護市場經濟秩序尤其是資本市場合規性的前沿陣地,會計師行業要肩膀兩端:一端是中國特色的法律法規和政治環境,說白點就是要講政治、講法制、講道德;另一端是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體系,說白點就是造假成風、違規舞弊、逃漏稅嚴重的企業組織?;峒剖π幸島我蘊艫畝?、擔得起這個責任?說白點這個責任首先應該由政府主管部門來擔,不能把其行政管理失職的責任推給市場主體。但是當下的走向,從醫藥領域的抓捕醫藥代表、醫院反腐;到資本市場嚴肅處罰中介結構,都是轉移矛盾焦點的體現。

    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涉及工商、稅務、社保、環保等政府職能部門,涉及證監會、銀監會等金融監管部門,但是,面對多年來積累的這些問題,證監會、銀監會、工商局、稅務局、社保局、環保等部門沒有人敢于站出來承擔主體責任。于是乎,為了推進資本市場的前行(IPO堰塞湖),中介機構就成了替罪羊。

    面對這樣的生存環境,會計師行業健康發展生存的土壤已經不存在,風雨飄搖的日子還在后面。年初,著名的瑞華所(內資所排名第一),被嚴肅處罰就是例子;立信(內資所排名第二)現在也有點難堪,有點命懸監管的感覺。且看下面根據立信自己發布的信息以及其他公開信息整理的案件。

    一、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的行政處罰情況

    2016年7月20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證監會下發的【2016】89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該處罰決定書主要內容為:

    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及相關注冊會計師在為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提供2013年財務報表審計服務過程中,未能勤勉盡責,出具的審計報告文件存在虛假記載。對立信所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沒收業務收入70萬元,并處以210萬元???;對涉案注冊會計師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10萬元???。

    此后,立信曾向證監會提起行政復議,但被證監會予以駁回。在眾多投資者起訴大智慧虛假陳述案中,不少投資者將立信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庭審過程中,投資者方面提問立信,在行政復議被證監會駁回后,是否曾向法院起訴證監會?立信方面的一位楊姓代理律師表示,立信方面認為證監會的處罰是錯誤的,但迫于監管壓力,并沒有向法院起訴證監會。

    鑒于此,如果最終大智慧公司被判決對投資者承擔賠償責任,根據目前的法律規定,在立信已經被證監會處罰的情況下,則很難逃脫連帶賠償責任。

    二、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的立案調查情況

    (一)2015年7月16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該調查主要針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在湖北仰帆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原名武漢國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財務報表審計過程中,涉嫌未勤勉盡責出具了含有虛假內容的審計報告而進行的立案調查。目前尚未最終結案。筆者查閱仰帆控股發布的公告顯示,2016年年底,已經收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證監會擬對仰帆控股頂格處罰,同樣被立案調查的立信命運如何,當然也將非常值得關注。

    (二)2016年1月8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廣西證監局出具的調查通知書。本次調查主要針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在廣西康華農業股份有限公司財務報表審計過程中,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而進行的立案調查。目前尚未最終結案。筆者檢索發現,此事源于康華農業重組步森股份事件,康華農業以及步森股份早已被證監會行政處罰,立信的調查最終結論會是如何?

    (三)2016年1月26日,立信會計事務所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本次調查主要針對立信在金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財務報表審計過程中,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而進行的立案調查。目前尚未最終結案。根據筆者的觀察,截至目前,金亞科技自身的立案調查也尚無結論。

    金亞科技2011年到2014年度審計報告都是立信會所出具的,項目注冊會計師均為鄒軍梅、程進,直到在2015年6月金亞科技及其實際控制人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后的15年年報審計,才開始變更審計機構。

    15年審計報告被中興華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報告。16年審計機構又變更為亞太會計師事務所,亞太說,因無法判斷證監會立案調查結論對金亞科技財務報表可能產生的影響,故出具了保留意見審計審計報告,好歹不是否定或無法表示意見。

    三、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的行政監管措施情況

    (一)2014年8月26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證監會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包括北京湘鄂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三毛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廣東新會美達錦綸股份有限公司,恒信移動商務股份有限公司,廈門蒙發利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南通鍛壓設備股份有限公司,欣龍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主要針對上述公司2012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

    (二)2015年1月5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河南證監局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利達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主要針對該公司2013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警示函”。

    (三)2015年3月4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證監會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包括上海神開石油化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山東?;煞縈邢薰?,華電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分別針對上述公司2010-2013年度審計,2012年審計部分項目及2013年度審計,以及2013年度審計和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占用資金情況專項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警示函”。

    (四)2015年5月29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上海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上海物資貿易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智慧股份有限公司,分別針對上述公司2008-2011年度審計,以及2013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筆者提示,上海物貿此前已被投資者起訴到法院,并且投資者已經獲得勝訴判決,后續立信是否要成為上海物貿的共同被告,目前來看還存在很大的可能性和不確定性。

    (五)2015年7月30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證監會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新開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2014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警示函”。

    (六)2015年9月6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深圳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人人樂連鎖商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2013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

    (七)2015年11月2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河南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河南森源電氣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2014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實施“責令改正”。

    (八)2016年1月11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江蘇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國電南京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2014年度審計以及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占用資金情況專項審計,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

    (九)2016年3月4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證監會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中冶美利紙業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2014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

    (十)2016年4月18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上海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包括浙江德美彩印有限公司、浙江德興紙塑包裝有限公司、湖州德美紙制品有限公司,針對上述公司2012 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

    (十一)2016年9月27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河北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保定天威保變電氣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下屬子公司保定天威卓創電工設備科技有限公司及保定天威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2015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警示函”。

    (十二)2017年2月17日,立信會計師事務所收到上海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該決定涉及公司為上海物資貿易股份有限公司,針對該公司2014年度審計,并對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以及注冊會計師出具“警示函”。

    綜上,只要被立案的三個案子下來一個,立信將步瑞華的后塵,跟瑞華一起,成為難兄難弟。

    面對轉型期各種不穩定,上市公司財務造假早已就像腐敗一樣成風,根深蒂固;做企業的不舞弊不偷稅漏稅不正常,做官的不貪污腐敗不正常。在如此的執業環境下,做的越多,錯的越多,90歲的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在大潮退去后不得不裸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不是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努不努力的問題,也不是立信審計質量或者專業水平高低的問題,而是其生長的環境土壤問題,立信、瑞華、天健、包括四大的內資所等所有會計師事務所都將如此,誰也逃不掉(除非監管層采取選擇性執法,而這會帶來無限的執法公平性后果、帶來更多的權利溢出問題、更多的制度尋租、成為吹黑哨的裁判、長期傷害資本市場的健康),就如同現在北京人誰也逃不掉霧霾一樣(除非移居),都將受其害。

    立信會計師事務所的困境折射的不僅僅是會計師行業問題,也不僅僅是資本市場問題,是深層次的市場經濟體系問題。證監會應該嚴監管、就如同本屆政府嚴抓反腐,蒼蠅蚊子都要打,但如果只是停留在誰出錯就嚴格懲處誰,而不從法律和制度體系上加以完善,治標不治本,罰下了張三,還有李四頂上,要生存誰也逃不掉噩運。

              原本以立信、瑞華為代表的內資所積極響應國務院的號召,吸取四大的成長經驗,做大做強;不成想,在做大后,剛準備做強,風聲急變,跑在前面的選手因此半路夭折,國內會計師事務所步奶粉行業的后塵已經無限接近板上釘釘。90周歲的立信也無奈的步入了命懸監管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