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
    聯系我們

    新型裝飾畫著作權案塵埃落定

    2016/4/1 9:59:30??????點擊:
    “金絲貼”是由山東省德州市華夏民間工藝研究所(下稱華夏工藝研究所)開發的一種高級裝飾畫,曾獲中國專利技術及新產品博覽會金獎等眾多獎項。2014年,華夏工藝研究所發現李德民正在銷售名為“先師孔子”的“金絲貼”畫,于是以侵犯著作權為由將其告上法庭。而李德民的父親李福生就是“金絲貼”藝術形式的發明人之一,同時也是“先師孔子”作品的創作者?;墓ひ昭芯克銜?,李福生雖然是創作者,但該作品屬于職務作品,著作權應歸華夏工藝研究所所有。2015年,山東省德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就該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華夏工藝研究所主張涉案作品為職務作品缺乏依據,判令駁回華夏工藝研究所的訴訟請求?;墓ひ昭芯克環?,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日前,山東高院作出終審判決,判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先師孔子”引發侵權糾紛


      “金絲貼”是一種集工筆畫、布貼畫、鑲嵌工藝、瀝粉貼金等藝術特點為一體的高級裝飾畫。


      2008年5月,華夏工藝研究所就“金絲貼先師孔子”美術作品提交了著作權登記申請。山東省版權局于2008年7月向其頒發了著作權登記證書。


      2014年2月,在李德民經營的一家店中,華夏工藝研究所的代理人公證購買了一幅“金絲貼先師孔子”。經對比,華夏工藝研究所認為,李德民銷售的產品中所使用的孔子形象的色彩搭配、線型構圖等與其申請著作權登記的作品相近似。


      華夏工藝研究所認為,“金絲貼先師孔子”系華夏工藝研究所創作完成。一段時間以來,李德民未經允許,擅自抄襲、制作與華夏工藝研究所“金絲貼先師孔子”相同的作品,在相關領域造成了混淆,而且以低于華夏工藝研究所的價格公開銷售,侵犯了華夏工藝研究所的合法權益,于是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其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20萬元。


      涉案作品是否職務作品


      在庭審中,李德民稱,華夏工藝研究所并非涉案作品的著作權人,其父親李福生才是著作權人。


      據了解,1995年3月,華夏工藝研究所現任負責人趙振利與李福生簽訂了一份協議,協議約定,由于李福生擁有“金絲貼”專利權,且有繪畫、設計和工藝技術方面的特長,宜分管工藝開發研究和生產;趙振利在“金絲貼”的形成與發展過程中的關鍵時期起了重要作用,且在公關和管理方面有特長,宜負責經營管理方案的主設計和涉外協調事宜。其中協議第9條約定:“產業權利:可委托子女繼承,不可轉讓他人”。協議簽訂后,李福生與趙振利合伙成立了德州市華夏民間工藝研究所(下稱原華夏工藝研究所)。1998年7月,原華夏工藝研究所進行改制,由趙振利正式接管原華夏工藝研究所的全部人員、證件及相關手續,成立了現在的華夏工藝研究所。


      華夏工藝研究所代理人在庭審過程中承認,其主張擁有著作權的“金絲貼先師孔子”美術作品是原華夏工藝研究所經營期間創作完成的,李福生作為研究所員工參與創作了該作品。但是華夏工藝研究所同時指出,李福生的創作行為應屬職務行為,因此該作品應為職務作品,著作權應歸原華夏工藝研究所享有。因華夏工藝研究所是由原華夏工藝研究所于1998年改制成立的,因此依據改制協議的約定,涉案作品的著作權由華夏工藝研究所繼受。


      案件被告贏得終審勝訴


      德州中院審理后認為,華夏工藝研究所申請著作權登記的“金絲貼先師孔子”美術作品與李德民銷售的產品中所使用的孔子形象,均取材于唐代畫家吳道子創作的“先師孔子行教像”?;墓ひ昭芯克髡龐滌兄魅ǖ拿朗踝髕貳敖鶿刻仁鬃印鋇鬧饕匆馓逑衷誑鬃酉裰械幕婆?、白褂、黑鞋、紅頭巾等的色彩搭配及造型設計方面。這些獨特的設計使涉案孔子形象不僅區別于吳道子原創的“先師孔子行教像”,也區別于其他已有的孔子形象,因此“金絲貼先師孔子”屬于受著作權法?;さ拿朗踝髕?。


      但是根據著作權法第十六條的規定,華夏工藝研究所主張李福生參與創作作品屬職務行為,應提供相應的證據予以證明。李福生作為原華夏工藝研究所的合伙人,并非研究所普通員工,華夏工藝研究所不僅沒有提供原華夏工藝研究所經營期間,與李福生之間就創作作品的著作權歸屬作出約定的證據,也沒有提供李福生進行作品創作時主要利用了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的證據,因此,華夏工藝研究所對該作品屬于職務作品的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于是駁回了華夏工藝研究所的訴訟請求。


      華夏工藝研究所不服,向山東高院提起上訴。


      山東高院認為,作品著作權登記實行自愿登記原則,作品是否在版權局登記不決定是否享有著作權,因此僅僅依據著作權登記證書不能證明涉案“金絲貼先師孔子”作品的著作權歸屬問題。而且,當時趙振利與李福生簽訂的合伙協議對涉案作品的版權歸屬問題未作約定,但可以證明李福生享有“金絲貼”工藝專利權,且具有繪畫、設計和工藝技術方面的特長?;墓ひ昭芯克髡牌湮姘缸髕貳敖鶿刻仁鬃印鋇鬧魅ㄈ?,但李德民提供了許多新聞報道,均記載是李福生開發研制了“金絲貼先師孔子”作品,原華夏工藝研究所明知這些新聞媒體報道行為,卻從未對新聞報道內容提出過質疑,有悖常理。最終,山東高院認為華夏工藝研究所未能提交有效證據證明其為涉案“金絲貼先師孔子”作品的著作權人,一審判決并無不當,于近日駁回了華夏工藝研究所的上訴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