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務籌劃???
    聯系我們

    小微企業利潤籌劃

    2018/8/1 11:35:30??????點擊:

    仁善公司是一家從事特別材料出產出售的公司,該公司運營規劃不大,但效益不錯。到2017年12月25日,公司現已完結獲利48萬余元。

      該公司26日接到急迫訂單,一客戶因出產需求,急需當日從仁善公司收買50余萬元的材料,凈獲利大約在5萬元左右。

      業務部分將客戶需求轉交給財政部分審閱時,財政部分對此提出了貳言:

      “2017年6月6日,財政部稅務總局聯合下發《關于擴展小型微利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規劃的通知》(財稅〔2017〕43號),通知規矩:

      自2017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將小型微利企業的年應繳稅所得額上限由30萬元提高至50萬元,杭州公司注冊對年應繳稅所得額低于50萬元(含50萬元)的小型微利企業,其所得減按50%計入應繳稅所得額,按20%的稅率交納企業所得稅。

      公司目前的資產規劃、人員規劃及年應繳稅所得均符合小型微利企業的標準,假設按照現在的獲利核算交納企業所得稅,大約應交納4.8萬元(=48×50%×20%);

      假設公司接受該訂單,本年度獲利將抵達53萬元,逾越小型微利企業的標準,應按照25%的企業所得稅稅率交納企業所得稅,大約應交納企業所得稅13.25萬元(=53×25%)。

      二者相差8.45萬元,與增加的5萬元獲利比較,這顯著是一筆不合算的生意,因此建議吊銷該筆生意?!?

      公司擔任人招集財政部分一同參議,尋找處理方案。

      財政部劉總監說:

      為了公司利益,公司應回絕該生意。

      該生意雖然給公司帶來了5萬元的獲利,但卻因此給公司增加了8.5萬元左右的企業所得稅,公司顯著不合適。

      或許,公司可以將生意拖延到2018年1月份,這樣就不影響公司利益了。

      公司擔任人直接否決了該方案,因為:

      1、客戶收買此設備是急需,公司應從客戶視點考慮,不能因本身的利益影響客戶;

      2、公司完結出售,可以及時收回許多資金,處理本身資金流問題;

      劉總監又建議說:

      其實此筆生意可以讓利給客戶,直接下降獲利,把獲利操控在1萬元以內,這樣既可以滿足客戶需求,讓客戶高興,又不增加公司稅負,一箭雙雕。

      公司擔任人對此建議進行了考量,認為可以選用,但是又擔心會影響公司產品的報價體系,因此有些猶疑,并將眼光轉向了鄭主管。

      鄭主管笑著說:領導,這事最好辦!

      公司因為此筆業務帶來的5萬元的獲利,可以作為年終獎發放給員工。

      員工交一點個稅多拿錢,公司享受所得稅政策優惠少繳稅,公司與員工雙贏!

      公司擔任人考慮了少量,搖了搖頭:

      公司員工的薪酬,有著嚴峻的查核和處理機制。為了解這一特別的稅負問題,去打破公司的薪酬體系,會對往后年度的的薪資處理帶來困擾。

      本年公司盈利53萬元,給員工多獎勵5萬元;下一年公司盈利60萬元,按照薪酬查核體系,員工得到的反而比本年少,這不符合底子的處理標準。

      這個方案可以考慮,但不歸于好的處理方案。

      這時,財政部孫會計站了起來:這件事還不簡略?可以選用以下兩個法子:

      1、公司2017年12月26日準時發貨,但是財政部拖到2018年1月再供認收入,這樣獲利就不體現在2017年了。

      2、公司可以在2017年12月26日發貨并及時供認收入,至于逾越小型微利企業標準的應稅獲利,直接到外邊買兩張費用發票沖掉就行。

      公司擔任人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

      一貫坐在角落里的張出納站了起來,怯怯地說:

      我認為這個建議是不妥的,會給公司帶來極大的涉稅風險。

      1、《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實施方法》第四十五條對增值稅繳稅職責、扣繳職責發生時刻進行了明晰:

      “(一)繳稅人發生應稅行為并收訖出售金錢或許取得討取出售金錢憑證的當天;先開具發票的,為開具發票的當天。

      ......”。

      一同,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供認企業所得稅收入若干問題的通知》(國稅函[2008]875號)規矩:

      “一、除企業所得稅法及實施法則還有規矩外,企業出售收入的供認,有必要遵從權責發生制原則和實質重于方法原則。

     ?。ㄒ唬┢笠黨鍪鄄芬煌閬鋁刑跫?,應供認收入的完結:

      1.產品出售合同現已簽定,企業已將產品所有權相關的首要風險和報酬轉移給購貨方;

      2.企業對已售出的產品既沒有保存一般與所有權相聯絡的繼續處理權,也沒有實施有用操控;

      3.收入的金額可以可靠地計量;

      4.已發生或將發生的出售方的本錢可以可靠地核算?!?

      公司2017年12月出售給客戶的材料,符合在2017年供認收入的條件,應該在2017年12月供認收入。拖延到2018年供認收入,無論是增值稅,仍是企業所得稅,都違反了稅法的相關規矩,搞不好會弄巧成拙,給公司帶來涉稅風險。

      2、公司購買發票沖減獲利歸于虛開發票。

      《發票處理方法》對發票違法行為及相應的法律職責作了規矩。其間包含:對知道或應當知道是私自印制、編造、變造、不合法取得或許廢止的發票而受讓、開具、寄存、帶著、郵寄或許運送的,以及介紹假發票轉讓信息的,由稅務機關根據不同情節,分別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對違法所得一概沒收。

      公司一旦呈現涉稅違法時刻,繳稅信用等級就會遭到影響,未來的運營會遭到約束。公司情愿承擔這樣的風險?

      公司擔任人臉上冒出了盜汗:這必定不可以,那還有什么好的法子么?

      當然有,并且還有很好的法子,既可以滿足客戶需求、又可以少繳繳稅金,還可以讓公司有體面、有聲譽。張出納笑著說。

      還有這種一舉三得的法子?擔任人狐疑的看著張出納。

      張出納自傲地說:

      2017年2月24日新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第九條規矩:

      “企業發生的公益性捐贈開支,在年度獲利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核算應繳稅所得額時扣除;逾越年度獲利總額12%的部分,準予結轉往后三年內在核算應繳稅所得額時扣除?!?

      公司滿足客戶需求供應材料后,獲利大約53萬。假設公司拿出5萬元捐贈給社會公益性安排,按照稅法規矩,該捐贈款當年可以悉數稅前扣除,那么公司的應稅獲利就可以操控在50萬以內。

      第一:公司滿足了客戶需求,回籠了資金,維護了產品市場價格;

      第二:公司應稅獲利操控在50萬以下,符合小型微利企業標準,合法享受了優惠稅率,下降了稅負;

      第三:公司向公益性安排進行了捐贈,回報了社會,可以取得社會榮譽。

      這豈不是一舉三得!

      公司擔任人高興地說:太好了!這才是我想要的方案,抓緊通知我,這種捐贈有什么條件,我立刻處理。

      張出納慢條斯理地說:

      《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法則》第五十一條對“公益性捐贈”做了明晰定義:《企業所得稅法》第九條所稱公益性捐贈,是指企業通過公益性社會團體或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分,用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益事業捐贈法》規矩的公益事業的捐贈。

      各地方政府關于符合條件的公益安排,均有詳細的名單,我這就去履行!

      “不必,這樣我安排一下:劉總監你通知業務安排簽合同、鄭主管安排倉庫安排發貨、孫會計你擔任聯絡履行捐贈事宜,然后,張出納我請你去哈皮哈皮!”

      公司擔任人直爽的笑聲響徹辦公室!